江西余江违规采砂气焰嚣张 天价采砂权背后有黑帐
2016-01-23 14:18:09   来源:中央电视台   评论:0 点击:

导语:砂石是城市及城镇化建设不可或缺的建筑材料,随着我国经济的迅猛发展,建筑用砂需求量大增。采砂是一个投资规模小、技术含量低、但利润回报十分丰厚的行业,堪称一本万利,于是

  曝光:江西余江违规采砂气焰嚣张天价采砂权背后有“黑帐”!

  名企网消息:编导:刘新华王瑜

  导语:砂石是城市及城镇化建设不可或缺的建筑材料,随着我国经济的迅猛发展,建筑用砂需求量大增。采砂是一个投资规模小、技术含量低、但利润回报十分丰厚的行业,堪称一本万利,于是这就成了很多人眼中“抢手”的买卖。与此同时,我国并没有一部全国性的河道采砂法律法规,对这个行业进行有效的监管,这使得河道非法采砂屡禁不止。

  起拍价560万,成交价6500万,“天价”开采权背后的“秘密”被揭开。

  江西省余江县石港大桥下的信江是鄱阳湖五大水系之一。2016年1月1日,记者来到这里看到,大桥上游不远处,5、6艘采砂船和吸砂泵一片繁忙景象,机器发出巨大的轰鸣声、推土机在码头上一辆接一辆大车进进出出。

  信江江面上采砂船和吸砂泵一片繁忙,并没有因为新年而停工。

  江西省余江县石港村村民:这个生意好,那么大的车子,一车卖好多钱的。

  村民:(运往)浙江、上海的,运量好大,上万方,你说要多少车运。

  江西省余江县石港村村民:那么大的船,一天要发很多车,砂子不够卖。

  记者看到,石港大桥四个角上分布着三个砂场,距离大桥最近的吸砂泵和采砂船与大桥距离都不足500米。而根据国务院2011年公布的《公路安全保护条例》明确规定,禁止在公路桥梁跨越的河道上下游的规定范围内采砂(特大型公路桥梁跨越的河道上游500米,下游3000米;大型公路桥梁跨越的河道上游500米,下游2000米;中小型公路桥梁跨越的河道上游500米,下游1000米)。

  石港大桥四个角上分布着三个砂场,距离大桥最近的吸砂泵和采砂船与大桥距离都不足《公路安全保护条例》规定的500米。

  记者在石港大桥边找到一个写着“东升砂石 洞门底砂场”的牌子。那么,眼前的这个“东升砂石”为什么能够无视国务院规定在公路大桥附近采砂。根据村民们提供的信息,眼前这些采砂船已经在石港大桥上游连续作业半年多,围绕石港大桥上游的采砂权,村里还曾发生打架事件。

  采砂船在石港大桥上游连续作业半年多,围绕石港大桥上游的采砂权,村里曾发生打架事件。

  知情人:现在挖的,就是我村庄的地面,其实就是380米招标的地盘。

  记者:只能在这380米范围里采是吗?

  知情人:对,其他的地方都是非法的。

  知情人:那个380米的位置就在那里,就是看到那儿有堆砂的地方,那里看到堤坝上有个房子,往上游去380米,河道中间120米宽,从堤岸,就是这样的叫堤岸,120米宽。

  记者:您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知情人:我有朋友到那里招标,我还有划线图,水利局的划线图,我可以拿给你看。我也受到过威胁。就是要你好好在家里待不要出来,出来就要你的命了,有人打电话恐吓过我。

  曾经被威胁的经历依然历历在目,因此对于我们的到来,这位知情人表现出了极度的谨慎。虽然答应配合我们,但为了避免再次“惹祸上身”,他把我们带到了石港村一处偏僻的房屋,让我们原地等待,他则独自回家拿来了“证据”。

  据这位知情人介绍,在这张余江县洞门底可采区平面示意图上,被虚线标示出的就是信江在余江县境内唯一合法的采砂区域,面积为380米长,120米宽。那么,这个合法的“洞门底采区”到底在哪儿呢?在这位知情人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距离“东升砂石洞门底砂场”不远的堤坝上。

  通过划线图,记者了解到允许采砂的真正区域,面积为380米长,120米宽。

  在一段余江县水利局工作人员的录音中,信江余江段合法采区的说法也得到了印证。

  余江县水利局工作人员:长380米,宽120米,年开采五万吨大家都知道,第二个采砂的相关规定,禁采区的相关规定是这样的,到石港大桥距离500米属于禁采区,但是从采区到石港大桥有800多米,你们这些人以后开采都要在自己合法区域内开采,不能到非法区域开采。这里的范围涉及到与周边的关系,如果你们硬要开采,周边的关系你们自己去考虑。

  这是2015年7月11日上午由余江县水利局工作人员带领洞门底采区开采权竞标人现场实地察看时的录音。两天后,7月13日,信江余江段洞门底采区河砂开采权在余江县公共资源交易中心进行了拍卖。在这份拍卖公告上,我们能清楚地看到,洞门底采区河砂开采权出让期为三年半,年控制开采量5万吨,控制采砂船数1艘,起拍价560万元,共有11个单位参加竞投。对于这场拍卖,在余江县政府公开的信息中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描述:“整个拍卖活动竞争十分激烈,经过几十轮的竞投,举168号牌的竞投者最终以6500万竞得,拍卖顺利成交”。这位举168号牌的竞投者是鹰潭市东升砂石有限公司。

  一块面积仅仅380米长、120米宽、即占地74亩地的河砂开采权起拍价只有560万,却最终以6500万元的价格成交,这在很多人看来都有些不可思议。但很快,村民们就发现了这“天价”开采权背后的“秘密”。

  村民:到现在,就根本还没有到拍卖的地段,还没去那个地段去挖一层砂。

  江西省余江县石港村村民:反正我回家我就看到他都是非法的地方(采)。

  按照中标信息,采砂船数只能控制在1艘,然而记者看到,石港大桥上游共有5艘采砂船和两台吸砂泵在作业,其中两艘采砂船、一台吸砂泵都不在合法采区。

  知情人:等于它就是把那个(合法采区)做一个幌子,整个信江河就是把那个标段作为一个起点,中心点,买那个380米,整个信江河就归他管了。

  每隔20分钟,这样一艘吸砂泵就能装满,每三个小时,一艘采砂船就会装满,之后都源源不断把采出的河砂运送到石港大桥上游北侧的停砂场。

  大量堆积的河砂此时已经开始侵入到了信江河道里。

  知情人:多的时候一天上万方呢,多的时候12艘船,我看到过,那个不多,每天基本上就是七八条船。

  这位知情人给

  知情人: 3个小时一船,100方。一天最少是4000方,一方砂50块钱,去掉成本,包括装车、船运、挖砂的这些工资,一切成本一共是12块钱,其余的利润38块钱。平均一天能卖10万吧,多的时候几十万。

  根据这位知情人的介绍,自7月份开采至今,砂场的利润已经超过1800多万。利润丰厚还只是一方面,村民们还发现,眼前的这些采砂船距离石港大桥越来越近。

  江西省余江县石港村村民:石港大桥上边一点点,可能还不到四五百,看见的时候它大概就是一两百米的地方,晚上就放在大桥下面,白天就放在上面一点。最近的时候大概,那就是砂场边上,离石港大桥不过300米,这个我知道,我天天从那过。

  从村民给我们视频上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大部分时间采砂船和大桥的距离远远小于500米。

  就在记者采访的一星期里,我们也用手机软件记录了几次看到采砂船时与大桥之间的距离,同样小于500米。

  由于担心采砂离大桥太近,会导致垮塌,石港村村民最初也试过跟砂场交涉、向政府反映,可是一些村民换回来的却是一顿拳打脚踢。久而久之,心里的质疑和怒气渐渐被恐惧所代替,村民们还善意地提醒我们尽量不要靠近砂场。

  推诿、狡辩、装糊涂,执法监管部门成了采砂企业的“娘家人”。

  2016年1月6日早上9:30,此时,依然有采砂船在不合法的标段内进行非法采砂。站在河堤上,这位村民再次拨打了余江市水利局局长的电话。

  知情人:喂,又不接,挂掉了。我再按一次。

  两遍过后,余江县水利局吴局长并没有接电话。我们又拨通了余江县水利局执法大队一位吴主任的电话,这次,电话通了。

  知情人:喂,您是水利局吴主任吗?

  余江县水利执法大队吴主任:我是,什么事,你是哪儿的?

  知情人:我是石港村的 ,举报非法采砂。

  余江县水利执法大队吴主任:执法大队电话你有吗?我给你报一个电话。

  按照吴主任的指示,我们拨通了余江县水利局执法大队段队长的电话。

  知情人:喂,你是水利局的段队长吧?不是啊,那你哪个啊。

  电话里这位段队长一开始说是电话拨错了,他不是水利局执法大队的段队长,继而又说他已经不在水利局上班,不过最终他给出了执法大队另一位副大队长的电话。电话没人接听。

  知情人:找不到,他们就是这样,就是这样搪塞。

  要不没有接通,要不就是“拨错了”,自始至终没有一位工作人员正面回应我们的举报。而类似的村民举报并不是第一次。在唯一一次由政府部门反馈回来的短信中这样写道:“2015年10月7日,县水利局水政执法大队在巡查中发现洞门底采区仍存在超范围开采现象,依法启动了行政处罚程序,做出了罚款人民币四万元的处罚决定。”

  知情人:你说罚四十万让我这样挖,我还划得来,这是国家的责任,它要收益。

  在拨打了举报电话一个小时后,

  记者:现在据您了解的在石岗大桥附近,还有采砂船在作业吗?

  江西省余江县水利局局长吴华卫:那是在采区,在采取里面。在规划的采区里面。

  记者:如果我们要去看,应该都是合法的采砂船在合法的区域内。

  吴华卫:应该是这样的。应该是合法的区域内。

  记者:听说离大桥只有几十米、一百米。

  吴华卫:不可能的事情,不现实的事情,我们也要对自己负责,肯定不现实的事情。但是你现在去看,如果下午去看,它下面停了船,这是肯定的,所以我们刚才介绍,它没地方停,就停靠在那里。像那个一排。

  吴华卫:停靠在这里。

  根据江西省人民政府关于修改《江西省河道采砂管理办法》的决定第二十七条,采砂船舶、机具不得在禁采区内滞留,未取得河道采砂许可证的采砂船舶、机具不得在可采区内滞留。而针对记者提出的洞门底采区的具体位置在哪里,这位吴局长则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吴华卫:具体的我不太清楚,因为我是那个……你看我们整治工作方案全部都出来了。

  记者:那个具体的坐标您能告诉我们吗?

  吴华卫:具体的坐标我不清楚。

  吴华卫:因为我们那个,我们的一个打了坐标。都有坐标。

  记者:在哪?您知道在哪吗具体的?

  吴华卫:这个我跟你讲,包括乡镇,包括当地老百姓都知道,我们都公开了的。

  记者:我在哪能查到那个坐标,或者是我找谁能告诉我那个坐标?

  吴华卫:现在可能拿掉了,都搞不清楚。

  由水利局负责拍卖出去的价值6500万的洞门底采区河砂开采权,如今刚刚过去不到半年,但是吴局长已经不记得具体位置了。位置不记得了,那政府当初允许的采砂船到底是几艘,这个数量吴局长记不记得呢?

  吴华卫:它一般是一只采砂船带两只运输船。我们准备最多给它批准三艘,开始它采砂船可能会多一点,我估计有四艘或者五艘,在那里采砂,我们当时虽然规定,好像是两只还是几只。

  看来,吴局长记不清的不只是洞门底采区的具体位置,连当初拍卖时要求的采砂船数量,他的印象也有些模糊。但6500万的成交价格吴局长记得很清楚,甚至为了这个价格,还有点“过意不去”。

  吴华卫:它那个,因为我说了,这个价值不高,它两只(船)肯定不够。一般来说,原先我们规定比较少,到时候我们根据情况,打报告,我们经过正当程序,可能会再多批他们一些船。

  吴华卫:高了,6000多万。

  吴华卫:它是像这个,就像我们电视里不是老演的,这个杯子自己10块钱,大家搞起来火了,都是1000块钱买下来,它怎么办呢。

  吴华卫:就在边上扫一点,原来我们加的紧,它少一点采一点。

  针对村民们举报的石港大桥附近的非法采砂,吴局长说,水利局也曾经做出过4万元的行政处罚,虽然效果不甚理想,但作为水利部门,他觉得已经尽力了。

  吴华卫:我处罚了,扣了船,而且打击了,巡查了,多次也下了责任停止书,我都做了。我们行政执法的手段,按照我们行政的执法的程序。全部用尽了,该扣的扣。

  吴局长显然有他的难言之隐,“天价”拍卖出去的河砂开采区,这多少让他有些心里过意不去。因此面对石港大桥附近的非法采砂,他也只好就“无能为力”了。如果按照拍卖公告要求,年控制开采量五万吨计算,三年半的时间可以开采17.5万吨,相当于14万方砂,一方砂即便以50元的高价计算,三年毛收入也仅为700万元,这与6500万的中标价相去甚远。如此严苛的要求,如此高昂的成交价,这块占地七十多亩地的采区河砂开采权当初怎么看也像是一笔赔钱的买卖。那么东升砂石有限公司总经理为什么非要拍呢?

  鹰潭东升砂石有限公司总经理任地球:加上所有的那个押金,拍卖金、公益金,将近7000万,得了49万回来。你想想500万的东西,你怎么可能变成7000万?多少存在一些违规现象,这个我跟你们,就是说你们要报道我们也好,要怎么样也好,这个我们都不会回避这个问题,肯定多少有点违规开采的,如果不违规我说心里话,就那么大的范围,那肯定除非是把它变成金子。

  看来这块拍出“天价”的信江余江段洞门底采区河砂开采权,让东升砂石有限公司总经理任地球一肚子苦水。

  任地球:就70亩地,当然最大的赢家可能是政府。

  任地球:他拿这么多钱,如果一个生意人不指望去赚点钱,不可能,但是我不是去犯法赚钱。如果说违规,确实有,因为毕竟我投资这么大,实话就是这样。

  1月7号下午2点,就在记者见过余江县水利局吴局长之后的2个小时,当记者来到石港大桥时,发现这里的采砂船除了采区里的还在作业,其它水面上的采砂船已经全部停止。

  1月8号上午9点,当记者再次来到石港大桥时,之前一度热闹非凡的信江水面已经变得“风平浪静”,从石港大桥向远处望去,只有2艘采砂船正在合法采区进行作业。

  然而,1月8号晚上7点,在鹰潭市鹰西大道上这个砂场并不十分起眼,早已被余江县政府关停,白天空无一人,而每当夜幕降临,这里就变得十分热闹。

  半小时观察:推动“非法采砂入刑”遏制违法行为

  非法采砂最大的隐患是可能造成河床底部深浅不一,形成的急流和漩涡,威胁船舶航行安全。偷采乱采对于沿江的桥梁也有很大威胁,超量采砂会导致河床严重下切,使跨河桥梁桥墩基础露出,危及桥梁的安全。。

  非法采砂危害如此之大,为何这种行为在一些地区却屡禁不止。究其原因一是有利可图,二是违法成本低。根据《长江河道采砂管理条例》规定,对非法采砂最高仅可处以30万元罚款,而在长江上一条1000吨的非法采砂船3小时采砂就能赚到3万块钱。而且,由于该条例也仅适用于长江干流河道,其它河道执法缺乏全国性的河道采砂法律依据。相对于非法采砂所获得的暴利,目前的行政处罚对非法采砂者难以起到威慑作用。

  为加大对非法采砂的惩戒力度,水利部正积极推动“非法采砂入刑”。2015年下半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已提出相关司法解释(征求意见稿)。该项司法解释将河道非法采砂严重违法行为纳入非法采矿、破坏性采矿刑事制裁范围,新的法规有望在今年出台。

 

责任编辑:李志伟


扫描二维码查看本页

相关热词搜索:余江 江西 天价 违规 采砂

名企网提示:新闻合作/投稿请联系QQ:61393995 E-MAll:Tougao@MingqiNews.Com

上一篇:首批22家失信上市公司名单曝光 鼎泰新材上榜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